<cite id="xp1x7"></cite><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var id="xp1x7"></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cite>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menuitem id="xp1x7"></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xp1x7"></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noframes id="xp1x7"><progress id="xp1x7"><dl id="xp1x7"></dl></progress>
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9-03-17 10:28 原文链接 [收藏] ? ?

  腾讯科技讯,据外媒报道,这一周可能是 Facebook 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周,而且周末也没有出现缓和的迹象。《观察家报》报道称,有新的指控认定 Facebook 高管隐瞒了该公司参与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收集数据活动的事实。

  而且有消息称,该数据收集背后的学者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正在起诉这家社交媒体巨头诽谤。因为他们假装无知,并把他当作替罪羊,而事实上他们一直都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在过去的这一周,Facebook 的服务遭遇了最大规模的宕机,在纽约接受了大陪审团对其与其他科技公司交?#23376;没?#25968;据的调查,在其网络上播放新西兰发生的悲剧性右翼枪击事件而遭到批评,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和 WhatsApp 负责人克里斯-丹尼尔斯(Chris Daniels)离职,在总统候选人、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宣?#23478;?#20998;拆该科技巨头后,该社交网络撤销了伊丽莎白的竞选广告,从而成为伊丽莎白指责其权力太大的口实。

  这样一连串的倒?#25925;?#21457;生,就算 Facebook 也感到难以承受。而且,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仍有可能对 Facebook 处以数十亿美元的罚款。

  剑桥分析公司的数据丑闻标志着 Facebook 形象发生巨变。在该数据丑闻中,“爆料者克里斯托弗-威利(Christopher Wylie)称,剑桥分析公司收集了数百万人的 Facebook 个人页面,打造了媒体大亨、时任特朗普高级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的‘心理战工具’”。

  这个周末是这一丑闻被曝光的一周年。而新的一年似乎越来越糟糕,Facebook 及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无法从中找到喘息的机会。

  多?#30528;倒桥?#24320;始倒下

  Facebook 一直在指责科根应对剑桥分析公司丑闻负责,并承认他们?#32422;?#30340;错误在于监管不力,而不是他们知道实际发生了什么。

  这位学者利用 Facebook 的第三方数据共享工具邀请了 30 万 Facebook ?#27809;?#20351;用一款心理测验应用程序,这反过?#20174;?#20026;访问他们的 8700 万个朋友的信息打开了大门。这就是此次数据丑闻的核心数据。

  据称在外国势力(俄罗斯)的监管下,这些数据被挖掘出来,用于帮助塑造不同竞选活动中的选举意?#36857;?#26368;著名的是特朗普担任总统和英国退欧。

  在谈到科根的诉讼案时,他的律师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25285;?ldquo;科根没有撒谎,也没有欺骗他们,这不是骗局。Facebook 确切地知道这个应用程序在做什么,或者应该知道。Facebook 迫?#34892;?#35201;一个替罪羊,而科根就是他们的替罪羊。”

  科根声称,Facebook 试图让他成为替罪羊,尽管该公司知道整个过程是怎么回事。Facebook 坚持认为,他们认为科根收集的数据只是用于学术目的,而不是用于政治操纵。当他们发现这些数据是由科根传递的,他们试图删除这些数据,并切断与剑桥分析公司之间的关系。而事实上,它们之间的关系在特朗?#31449;?#36873;活动之前很久就建立了。

  在回应最新消息时,Facebook 发言人对科根的起诉不屑一顾,称他的起诉决定“太轻率”,而指责这位学者“违反了我们的政策,并将人们的数据置于危险之中”。

  但还有更多

  周六,《观察家报》比科根更进一?#21073;?#22768;称在 2016 年剑桥分析公司开始为特朗?#31449;?#36873;团队工作时,Facebook 高管?#35759;?#35813;公司的计划有了深入的了解,这些事实将会成为证据,“因为联邦检察官正在调查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掩盖其与剑桥分析公司关系的事实”。

  两年前,Facebook 董事会成员马克-安?#24459;?Marc Andreessen)与剑桥分析公司的举报人克里斯托弗举行了一次会晤。“据参与克里斯托弗和安?#24459;?#20250;面过程的人士称,此次会面的目的是了解剑桥分析公司如何处理 Facebook 的数据,?#32422;?#25216;术人员如何‘处理’这些数据。”

  一年前,扎克伯格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声称,“?#29616;埽?#25105;们从《卫报》、《纽约时报》和《第四频道》那里了解?#21073;?#21073;桥分析公司可能没有像他们保证的那样删除这些数据。”

  最新的指控实质上驳斥了这一说法。

  《观察家报》的文章引用了一位了解当时会面情况的“硅谷技术专家”的话?#25285;?ldquo;有些人非常关注剑桥分析公司如何处理这些数据的报道,这次会面的目的是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一漏洞,?#21592;?#25214;出可能的解决方案。这就是为什么克里斯托弗被邀请了。他们想要知道他了解了多少情况。他被问了很多问题,包括该公司与俄罗斯组织的联系。”

  如果新的指控属实,“对 Facebook 来?#25285;?#36825;将是一个非常令人尴尬的新情况。本周,有报道称 Facebook 成为了一项刑事调查的对象。该调查的目的是,该公司是否掩盖了其与剑桥分析公司的关系。”

  《观察家报》报道称,Facebook 拒绝回答有关此次调查的任何问题。

  监管逼近

  周末之前,有消息称,大陪审团将对 Facebook 随意出售?#27809;?#38544;私的行为展开了调查。

  一年前,在这些最新指控曝光之前,《观察家报》评论称:剑桥分析公司数据丑闻曝光?#32422;?Facebook 在接下来几个月里的反应,揭示了该科技巨头的绝对权力。权力和不负责任是全世界各地独裁者掌权的基础。权力和不负责任的行为没有受到制约。”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我们在 12 个月前所了解的情况只是真相的皮毛。Facebook 经历的各种风波一周又一周地占据着新闻头条,这让我们曾经在该社交媒体上度过的美好时光被?#29616;?#29623;污。它已经成为世界各地的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它总能渗透到各种竞选活动中,并宣称反对它的参议员沃伦仅是一家之言。

  在提出分拆大科技公司的理由时,这位参议员?#25285;?ldquo;今天的大科技公司拥有太大的权力——对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民主拥有太大的影响力。他们压制了竞争,利用我们的私人信息牟利,并使竞争环境对其他所有竞争对手都不利。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伤害了小企?#25285;?#25212;杀了创新。”

  她说的这一点真的很难辩驳。

 
来自: 腾讯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Facebook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澳洲幸运10开奖官网
        <cite id="xp1x7"></cite><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var id="xp1x7"></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cite>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menuitem id="xp1x7"></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xp1x7"></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noframes id="xp1x7"><progress id="xp1x7"><dl id="xp1x7"></dl></progress>
        <cite id="xp1x7"></cite><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var id="xp1x7"></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cite>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menuitem id="xp1x7"></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xp1x7"></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noframes id="xp1x7"><progress id="xp1x7"><dl id="xp1x7"></dl></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