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xp1x7"></cite><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var id="xp1x7"></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cite>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menuitem id="xp1x7"></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xp1x7"></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noframes id="xp1x7"><progress id="xp1x7"><dl id="xp1x7"></dl></progress>
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9-03-19 09:11 原文链接 [收藏] ? ?

滴滴渡劫

  采写|彭丽慧

  编辑|章剑锋

  出品|网易科技《后厂村 7 号》栏目(ID:tech_163)

  “我们内部搬砖的已经做好准备了。”作为滴滴顺风车事业部的一员,安安及其同事一直在焦急等待顺风车重新上线计划。

  距滴滴 8 月 27 日下线顺风车?#28404;?#24050;经过去了近 200 天。这近 200 天,是滴滴的至暗时刻。一夜之间,从一路狂飙众人追捧的创业明星到饱受非议和指责的平台,政府联合检查队入驻、组织架构大调整、高管年终奖取消、15% 的大裁员……这半年传出,尽是坏消息,而且尚未结束。

  滴滴顺风车还在停摆中,完全关闭还是整改后上线?尚无定论。

  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此前约有三百五十人,旗下有口碑社区、车主服务与出行三个子?#28404;瘛?#22312;今年 2 月的大裁员中,出行?#28404;?#34987;保留,口碑社区、车主服务则全部被裁掉。

  多位顺风车员工向《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透露,内部小范围流传,顺风车的重启工作正在进行中。此前的消息是,争取 3 月前完成安全合规的工作,正式将材料提交至政府监管部门进行审批,预计 4 月份上线。不过近期又有声音传出,顺风车上线时间或许要拖到 6 月,也或者先小流量灰度上线。

  对以上传闻,滴滴官方向《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回应称,目前滴滴依然正在全力进行安全整改,在未完成安全整改前将继续无限期下线顺风车?#28404;瘛?/p>

  顺风车迟迟不上线,不仅是一年近 10 亿元的利润的流失,还有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滴滴顺风车停服这段时间里,嘀嗒顺风车、哈罗顺风车等竞品已相继上线。

  更加严峻的是,两次顺风车事件,不仅把滴滴的估值打掉几百亿元, 也把滴滴置于有史来最大的劫难----“安全和合规”。

  而直到现在,滴滴还没有走出来。

  漫漫“安全劫”

  在闭关了几天后,正廷走出了滴滴大厦,终于可以放松一下,2018 年 8 月“乐清顺风车”事件爆发后,他被紧急召进“安全攻坚组”。

  正廷所在的安全攻坚组是滴滴在 8 月顺风车事件后紧急?#38378;?#30340;,通过抽调各?#28404;?#32447;人手组成技术、产品、客服三条?#28404;?#32447;,复盘、梳理、设计、完善平台产品功能和服务流程机制。

  其中,客服团队负责把以往全部的 case 按照重要程度进行梳理,并对原有不合理客服制?#21462;?#27969;程进行优化。

  技术部门设计安全产品,产品部门再进行优化。一键报警,人脸识别、行程分享、黑名单等安全功能被紧急上线或升级。

  正廷回忆当时加班加点的场景。“那几天我们不洗头不洗澡,困了就直接睡在会议室,会议室堆了一堆?#22870;?#38754;盒和饼干?#23567;?rdquo;

  在此之前,程维和柳青也和正廷一样,已经几天几夜连轴转,多次召开紧急会议,进行了人事辞退、高层联名道歉、下线顺风车、深夜停服等动作。

  以“安全”为主题的横幅在滴滴公司内部随处可见,一些部门还举行了小型默哀活动,进行事件反思。顺风车部门?#37096;?#23637;“疑罪从有、还是疑罪从无”的辩论会。

  据《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采访所知,顺风车事件发生后,安全客服团队不少成员心理压力陡增,滴滴专门请心理医生给客服人员做心理疏导、请侦探学专业出身的警察做?#28404;?#25216;能培训。

  以上动作无不在宣示,滴滴在试图重塑形象,挽回?#27809;А?#21592;工的好感和信任。但政府和舆论的压力并没有?#26494;ⅰ?/p>

  8 月 26 日开始,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等数十几城市监管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约谈。9 月 5 日,由交通运输部、中央网信办、公安部等十余个部门?#38378;?#30340;检查组,入驻滴滴,展开安全专项检查。

  “很多办公室?#24613;?#20182;们?#21152;?#20102;,但?#37319;?#21450;到的高管?#24613;?#19968;一召集谈话。”

  滴滴高层人士李健告诉《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那段时间,?#30475;?#36335;过检查组驻扎的办公室,都会不自觉地放慢脚?#21073;?#23613;量减轻走路的声音。前途未卜,李健把检查组的到来视为滴滴迎来“压力最大的时刻”。

  All in 安全成为滴滴当务之急,对内,滴滴调整司乘规则,升级安全产品,优化客服处理流程,加?#23458;?#21253;客服管理、加速自建客服,?#38378;?#23433;全委员会;对外,滴滴向专家乘客征询意见,和政府部门沟通等。

  这一切让已经离开的滴滴高层章明颇为感慨。

  “从 6 月份开始,明显的性骚扰事件就很多了,有男司机骚扰女乘客,也有男乘客骚扰女司机。”

  章明告诉《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但这些信息并不能使滴滴整个管理层产生警觉和反思,“2018 年 5 月的顺风车事件很多人觉得是偶然。程维觉得这个事很恶劣,很重视,但底下的人不觉得的,所以该喊(重视安全)的时候喊,?#27809;?#25253;的时候汇报,但是该不动的时候还是不动。”

  在顺风车事件前,滴滴内部就已经提出过信息围栏(即乘客上车后,系统会规划经乘客认可的路线,如果路线偏差 50 米以上,会自动报警)、司乘评?#21046;?#37197;、司乘?#21592;?#21305;配等三十多个与安全有关的建议,这些方案提交到了包括滴滴创始?#39034;?#32500;、滴滴 CTO 张博等在内的高管会议上讨论,最后不了了之。

  “不一定是高层忽视,很可能就是?#28404;?#21644;安全的平衡,如果安全投入多些,?#19988;滴?#32447;势必会跑慢一些,那么可能最后跑赢的就不是滴滴了。也许高层是想,当江山一统后再去加大做安全。”章明认为,安全问题很重要,但一?#21453;?#23545;手的尸体趟过来的滴滴?#27492;担?#22686;长更符合那时那刻的现实。

  因为所有安全的措施都是有成本的。章明说,如果滴滴把研发?#35797;?#30340; 10% 调去做安全产品研发,这就意味着?#28404;?#30740;发效率要降低 10%。如果上线信息围栏,意味着宽带费用大幅度增加。此外,滴滴使用的人脸识别技术采用第三方的 Face++,一?#38382;?#29992;成本大概在几块钱,而现阶段滴滴司机每天上线前都需要进行一次人脸识别。

  在追求高速增长和高成本的安全措施面前,滴滴的高层选择了前者,这也就是程维在道歉信中所说的,“好胜心盖过了初心”。

  但显然,乐清顺风车事件警醒了程维。在之后的半年的时间里,滴滴对外 PR 的核心都是—— “安全”。此外信息围栏、司乘匹配等安全功能也在研发中。据悉,上线司乘匹配后,晚间单身女性?#39034;?#20250;被分配到评?#30452;?#36739;高的司机。

  多位滴滴员工也对《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表示,“公司终于不再说增长了,滴滴原本是把增长看得很重的公司,我们开始说安全了。”

  但“安全劫”并未因此渡过。

  11 月 28 日,检查组披露对滴滴的入驻式检查结论:滴滴存在包括网约车非法运营问题突出、公共安全隐患问题巨大等 7 方面 33 项问题,提出 27 项整改要求,并要求滴滴在两周后给出整改方案。

  政府相关部门?#22253;?#20840;的评估没有松口。顺风车?#28404;?#24748;而未决,迟迟不能上线。

  与此相对应的是,滴滴安全高管的频繁调整。

  12 月 5 日滴滴大规模的架构调整中,滴滴任命集团安全事务部负责人王欣为首席出行安全官,向程维汇报。3 月 15 日,滴滴再次调整安全管理组织架构,原地方事务部负责人庞基敏为集团安全与政府事务部高级副总裁,向程维汇报。侯景雷被任命为集团首席出行安全官。

  “合规”这道坎

  滴滴另一个不确定性风险,是如何顺利通过合规性这道闸门。

  程维在内部也曾说,他有一个最大的愿景,希望用大概1-2 年的时间,让滴滴平台上的所有司机都是合规司机。

  主管部门规定,从事网约车运营需要三证齐全。从去年 9 月开始,主管部门已经数?#26410;?#20419;滴滴加紧对不合规网约车清退工作。滴滴公开承认,在合规化上,?#32422;好?#20020;巨大挑?#20581;?/p>

  因此 2018 年底的架构调整中,滴滴?#38378;?#32593;约车平台公司,并将出租车?#28404;?#29420;立出来。这次架构调整被外界视做滴滴应?#22253;?#20840;合规问题的具体措施。一则权责划分的更加明晰,责任到人,防控政策风险。二则对外释放了企业安全负责的信号,利于网约车的安全合规管理。

  合规的阵痛在滴滴人眼里,有些不可承受。“滴滴会陷入半死不活的?#36710;亍?rdquo;正廷说,现在滴滴面临的困境是,越做合规,运力就?#22870;?#21066;减,?#27809;?ldquo;打?#30340;?rdquo;、“打车贵”的抱怨声?#19981;?#36234;演越烈。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的调查数据,截至 2018 年 7 月,全国合规网约车数量是 17 万,占网约车总量的 0.54%,合规司机数量是 34 万,占司机总量的 1.1%。?#26085;?#36825;个数据,滴滴平台上 3000 万司机何去何从,颇受关注。

  雪上加霜的是,众多传统车企也强?#24179;?#20891;网约车市场,抢占市场份额,这于滴滴而言,无异于“狼来了”,更别提还有神州专车、首汽约车、曹操专车这些伺机而动的老对手。由于车辆自营的模?#21073;?#23433;全合规对这些企业的冲击?#23545;?#20302;于滴滴。

  但也有相反的外部意见认为,优步在纽约、伦敦也都是合规生存,合规网约车并非不能活。

  据接近滴滴消息人士称,截至今年 3 月份,滴滴已在全国 124 个城?#24515;?#21040;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

  去年 9 月、12 月滴滴?#37096;?#21551;了两轮快车司机的重新审核,并对于?#39034;?#21512;规、拥有双证的司机,进行派单倾斜。而早在去年 10 月份,第一批派单倾斜试点在杭州?#23567;?#24191;州?#23567;?#21512;肥市等 13 个城市施行,滴滴内部人士告诉《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派单倾斜政策已经扩散至北上广等一线城?#23567;?/p>

  与此同时,滴滴也在内部?#38378;?#20020;时合规小组,全力做合规。

  据说,在程维那里,还有更为长远的设想,那就是滴滴能够牵头制定一个共享出行领域的安全标准,用以解决安全问题,界定安全责任,防范安全隐患,使之更为规则化和可控性。他现在组织了一批专家,正在着力?#24179;?#36825;方面的研究。

  对火烧?#27982;?#33324;的合规压力,《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得知,滴滴也正在尽全力和政府方面沟通,希望能在安全和运力稳定之间寻?#19994;?#19968;个平衡点。

  但滴滴的功力是否能够促使事情朝着理想方向演化,还很难讲。

  有滴滴员工告诉《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早在 2017 年网约车新政出台之前,滴滴就曾派出政府事务部的得力人士前往多次沟通,当时滴滴内部?#23478;?#20026;和政府部门商讨出了一个比较合理的解决方案,打了个胜仗,因此,政府事务还特地在内部举办了一次分享会,交流多年?#20174;?#25919;府合作的经验。结果新政出来,才发现事情远没有被搞定。

  人心向背

  2015 年初的一天,王华刚坐?#28966;?#20301;就被喊去开会,因为程维?#30452;?#21496;机骂了。

  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车,创业初期程维的经常选择在滴滴上打车,借以“体察民情”,不过往往?#23478;员?#21496;机“责骂”收场景。“他经常开会说,希望滴滴做得更好一些,能让司机少骂滴滴一些,让司机成为一份很体面的职业。”老员工王华回忆。

  那时程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只有体验了才有话语权,才能了解司机的难处。”因此王华及其同事每月都会拿到一?#20351;?#23450;的打车体验费,体验自家产品和竞品。

  “大?#26131;?#21021;都是抱着想做出点?#35009;?#20107;情的目标来做事的,后来慢慢过了几年之后,就觉得公司没有当初创业时候那么坚定、目标那么清晰。”王华觉得现在的滴滴让他有点失望。

  只有局内人,才能真切见识和感受?#21073;?#22312;大事件危机裹挟中的那种失望、?#33267;选?#36855;茫,甚至是痛苦。

  《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了解?#21073;?#39034;风车事件给滴滴内部带来的摇撼和震动,表现之一就是员工对于公司高层价值观与初心?#30446;?#38382;和?#23460;傘?/p>

  更别提公开道歉信中那句“滴滴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 3 倍的赔偿”引发的“民愤”。

  当时有媒体直接以《滴滴,你尽管死,我尽管赔》为标题,讽刺滴滴漠视生命的态?#21462;?/p>

  据说这也让程维吓坏了,他没有预料?#25509;?#35770;会这么猛烈。

  李健对《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说,“赔偿三倍”这一句,是程维拿?#28966;?#20851;部草拟的声明后坚持要加上去的,以示在道歉和忏悔之外,“起码要有一个诚意”。

  但这封道歉信落了个两头不讨好的结果,既被外界呛声,也招来内部员工的不满。

  外部舆论压力倒?#24179;?#28404;滴内部。有越来越多的员工开始?#23460;?#28404;滴。

  “有几个工作了三四年的员工情绪非常崩溃,非常沮丧。”李健说,“员工情绪这么低落,是因为这个公司曾给他们家的感觉,所以?#23460;?#22768;特别大。”

  若非一次安全事故冲击,外人很难?#27599;?#20809;?#26102;?#38754;的这片暗影。

  在子枫看来,滴滴是一家很牛逼的公司,因为从起步开始,就没有跌过?#35009;?#22353;,一直都在跟别人对?#21073;?#20294;一直都在赢,所以深处其中的员工对这家公司的期待非常高,因此对公司的失利非常的失落和失望。

  《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从滴滴内部员工处获悉,有一次部门会议上,领导想安抚一下员工,结果适得其返,不仅安抚无效,还招来员工的群起?#23460;傘?/p>

  “五月份出事后公司不就在说整改吗,怎么这次又出了一模一样的事情。”、“为?#35009;?#36947;歉信出的那么晚,还如此的不真?#24076;?rdquo;、“为?#35009;从?#35770;会认为滴滴对待这次事件的态度很傲慢?”

  李健则在那一段时间感觉?#21073;?#28404;滴高层在这种突发事件面前,显得有点手忙脚乱,不知该如何应对。“确实没有?#35009;?#32463;验。大家在这个紧要关头,?#25302;?#23558;程维推出去,然后程维?#32422;?#20063;不知?#26639;?#19981;该说,该怎?#27492;怠?rdquo;

  而在滴滴早期的一些员工眼里,程维从不是一个高傲的人。他还记着,程维很?#19981;?#28404;滴在德时大厦时的氛围,那时公司规模小,平时员工见面都会和他打招呼,上下级关系很融洽。后来滴滴搬到数字?#28966;?#21518;,程维有一段时间都是走楼梯到?#32422;?#22312;五楼的办公室,不过这时员工已经不敢跟他打招呼,更不敢跟他说话。

  “他也很想?#25351;?#21040;刚创业时和员工的那?#25351;星椋?#20294;是他也知道很难回去了。”

  直到现在,在有些滴滴前员工的评价中,程维还是一个“好人”、“对人很不错”,但他所领导的滴滴也被一些现员工指责没能扛起应有的社会责任。“你有多?#21019;?#30340;担?#20445;?#20294;你?#22351;?#20303;,你就应该承担这?#21019;?#30340;责任和责难。”

  而为了安抚员工情绪,程维和柳青召开高层内部会议,会前所有与会人员的手机?#24613;?#25910;走,意在与大家交交心、鼓舞?#31185;?/p>

  事后,传达到滴滴基层员工层面的信息是:最高层希望员工跟公司站在一起,一定要相信滴滴做的还是一件伟大的事业,是在改变出行方式、让出行更美好,但如果员工认为公司不对,顺风车事件违背了大家的价值观,因此要辞职,公司也同意。

  但在 2 月 15 日,滴滴宣布了大裁员,3 月底是滴滴给定的这一轮大裁员的最后缓冲期限。2000 人将走出中关村软件园那几?#23433;?#29827;幕墙结构的“数字?#28966;?rdquo;大厦。

  这也引起子枫极大的不满,“那个时候,滴滴还在号召大家要跟公司站在一起。结果一转过身就宣布裁员。”

  煎熬的时刻,对每一个滴滴人应该都是一样的。

  顺风车事件后,滴滴在艰难地整顿,但裁员和人事架构调整并不是化解危机工作最核心部分。对于许多仍留在滴滴岗位上的人——无论是愿意相信?#32422;?#20173;在做着伟大事业的?#39029;?#21592;工,还是愿意继续在征途上与创始人一道迎难前行、风雨同舟的小伙伴,还是业已貌合神离的员工,滴滴需要在“后顺风车事件”周期中,着手进行更为艰难、更为关键的心灵和共识重建,以实现?#31185;?#21644;信心的提振。

  ?#25302;?#23376;枫所说,“价值观以及凝聚力才是一个企业真正的(竞争)壁垒。因为在中国,没有产品是不能被复制的,没有哪个市场是不能用烧钱的方式获取的。”

  一切问题都是管理者的问题

  滴滴内部有一句话,叫做:一切问题都是管理者的问题。

  而在离职员工华一?#30446;?#26469;,“滴滴有愿景,也有价值观,但是执行不严,无法坚持,在动摇,在摇摆。”

  至于为?#35009;?#28404;滴一直在执行?#32422;?#30340;企业愿景,同时又一直没法很好地执行,华一文提到的主要现实之一是,滴滴在某些节点上必须考虑适当平衡各方的诉求——公司内部的、行业领域的、权力机构的、还有?#26102;?#26041;的。

  以滴滴入局外卖为例。有滴滴员工告诉《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记者,滴滴在最早做外卖之时,内部就存在不同的声音。“好多人都不同意,然后他们就生上。”

  反对的一方高管认为滴滴做外卖就是瞎搞,他们反而对滴滴地?#24613;?#26377;很大的期待,希望那个阶段先做地图。支?#32456;?#19968;方认为,滴滴入局外卖可以打美团的后院。

  而在如何入局共享单车,滴滴内部在战略方向上也存有?#21046;紓?#19968;部?#25351;?#31649;想做?#32422;?#30340;单车品牌,另一部?#25351;?#31649;更想对外通过?#26102;?#36816;作来实现。

  “既然谁都不能说服谁,那我们?#25302;刖投?#32447;出击吧,ofo 投着,小蓝?#31859;牛约?#30340;青桔也做着。”有滴滴员工坦言,当时单车做成?#35009;?#26679;子,滴滴内部没有计划。这就导致现在的?#32622;媯?#19981;仅一个都没抓住,可能投入 ofo 的 40 亿也打了水漂。

  华一文将滴滴的管理者分为四类:程维是有一定企业家情怀的创始人,希望能做出改变社会的产品;柳青是属于有投资人背景的老板,她想的是公司如何盈利上市,估?#30340;?#21542;有爆发式的增长?#28784;不?#26377;一些职业经理人,混个 title 打工、拿点?#21892;?#26399;权?#22351;?#28982;还包括一些慢慢往上走,混一口饭吃的中层管理者。

  “每一层人顾及的事情,考虑的事情、做事的风格、目标都不一样。大方向到底是为了快速赚钱,还是为了扎实的做好内功,把产品优化、安全提升,这都是存在矛盾的。”但华一文认为,这个矛盾是可调和的,关键看创始人用?#35009;?#26679;的管理艺术去平衡这多个战略目标。

  除了高层的管理外,在章明看来,滴滴现在还需要协调管理层与基层员工的关系。

  他认为,滴滴现在的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虽?#36824;?#21496;薪水给的充足,但员工的拼劲、干劲却不足。

  章明给出的原因是,滴滴?#19981;?#25307;有海外留学或者大厂背景的“简历很光鲜亮丽”的人。滴滴基层、中层员工的能力大?#21152;?#31168;,因此他们对于高层的能力也挑剔,但滴滴某些创始人经常?#25112;底约?#30340;嫡系担任管理者(VP、总经理、副总经理、),这些年轻管理者背景光鲜,但对具体的?#28404;?#31649;理并不能服众。

  “谁的能力差,谁的能力好,其实大家都不?#25285;?#24320;一?#20301;幔?#20320;就知道这个人是?#35009;?#26679;的。”章明认为,“所以很多时候,基础员工对高层的失望情绪在滴滴内部蔓延。 ”

  华一文相信,滴滴的对手并不在外面,而在内部,滴滴还要闯的一道关是“今天的?#32422;?#33021;不能打赢昨天的?#32422;?rdquo;、“今天?#38378;?#30340;部门,能不能打赢昨天?#38378;?#30340;部门,或者昨天还在坚持的部门。”

  先活着再

  在 2 月 15 日的“在一起”全员大会上,程维提及安全、合规、组织等许多问题,当时他还谈?#21073;?#22269;内目前的大环境不大好,未来很长时间处于?#26102;竞?#20908;,滴滴 2019 年的基调要上岸实现盈利。随后提出了" 聚焦 "、" 过关 " 和 " 上岸 " 三个关键词,并谈到 2019 年滴滴将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

  滴滴人心里明白,在国内的发展严峻性是显而易见的。现实之下,滴滴加大马力开启了国际化征程。

  而程维的目标 ,是成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共享新能源汽车运营商和智慧交通建设的引领者”。

  根据公开资料,滴滴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先后投资新加坡、印?#21462;?#24052;西、墨西哥、澳大利亚等国家共享单车企业,国?#23460;滴?#29256;图迅速扩张,战略布局亚、非、欧以及北美等几大洲。

  在国际化员工子枫眼里,国际化?#28404;?#34892;不行都得上。巨大的安全压力和政府合规压力,?#27807;?#28404;滴?#22351;?#19981;走国际化,同时?#37096;梢约?#32493;给?#26102;?#35762;“新的故事”。

  根据《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采访得知,滴滴曾在 2017 年?#23376;?#36807;上市的计划。内部人?#23458;?#38706;,“当时的时间表是,2018 年下半年和 2019 年年中有可能,但顺风车出事后就再?#35009;?#20154;提了。”

  上市尚无期,滴滴的财务状况也是不乐观的。程维发布内部信,称?#38378;?6 年来滴滴没有实现盈利,2018 年上半年公司整体净亏损超过 40 亿元人民?#25671;?#38543;后 36 氪报道,滴滴全年亏损高达 109 亿元人民币,其中在司机?#22266;?#26041;面投入共计 113 亿元。

  而据滴滴内部人士对《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透露,2018 年滴滴在乘客端和司机端的?#22266;?#26159;持平的。这样意味着滴滴在乘客端的?#22266;?#20063;投入?#21450;?#20159;。

  “滴滴作为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网约车公司,在进入交通客运这种公共事业领域之后,需要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但同时又不能像其他公共交通企业或高新技术企?#30340;?#26679;享受到政府?#22266;?#19981;断烧钱的同时,?#26102;?#36824;需要 ‘收割盈利’、‘?#39038;?rsquo;、‘估值’。”华一文说。

  “国际化”是滴滴向?#26102;?#24066;场可以讲的故事。

  据《后厂村 7 号》(微信号:tech_163)获知的信息,在过去八个月,滴滴海外日订单?#30475;?#21040;百万级,在拉美地区的市场?#21152;新?#25552;高了一倍,并提前两个月完成 KPI,这也?#27807;?#22269;际化部门成为滴滴去年少有的超常规完成 KPI 的?#28404;?#32447;。

  但程维本人在去年 8 月的采访中称,国际化是一个“还没有完全验证是否正确的决定”,他们在国?#25910;?#22330;上面对的是优步这样已经站稳脚跟的“八爪鱼”。

  章明也坦言,滴滴国际化能不能破局、能打到?#35009;?#31243;度也很难讲。毕竟中国企业很少有成功国际化的。

  不过,在 215“在一起”的全员大会上,程维柳青先后?#23478;?#35199;游记的内容来勉励滴滴人“一起努力”。

  “当年我们加入滴滴的时候,给的薪酬是可观的,普通员工一加入就有 2 个月年终奖。我们都很信程维”。王华说,当年和程维一道“打仗”,压力大的时候,程维经常会和团队一起吃夜宵喝酒,喝醉了就哭,这段?#26143;?#35753;他们至今怀念,“如果滴滴有需要出力的时候,我是一定会全力以赴,哪怕出生入死?#37096;?#20197;。”

  2 月 15 日全员会的当天下午,程维更新了朋友圈,转发一篇关于西游记的文章,加上评语:一路‘八十一难’的经历才是求取的真“经”,不忘初心,接受挑?#21073;?#25215;担责任。柳青则说,“心之所向,即为西天。”

  既要利润,也要初心,两者不可偏?#24076;?#36825;是程维的表态。

  西游记中,师徒四人一路向西,取经度过了九九八十一个劫难,既要对付外在的妖怪,更要降伏自心的魔?#24076;?#26368;后得成正果,超凡入圣。

  已在路上的滴滴,忽然援引这个家喻户晓的故事,究竟只是在?#38382;?#19978;给团队打气灌鸡?#28291;?#36824;是真正有所参悟猛省,一心要求得脱胎?#36824;?#30340;新生?除了程维和柳青等创始团队成员,无人可以解答此问。

  而在员工眼里,摆在滴滴面前的,还有更基础、更?#23548;?#30340;问题。

  “最重要的事情是活着。”子枫反?#27492;?#36947;,“先?#26494;?#21629;,再顾贫穷(商业?#25214;媯?#25152;以说,2019 年对滴滴?#27492;?#36824;是活着,先活着再说。”

  (文中王华、李健、子枫、华一文、章明、正廷、安安等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来自: 网易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滴滴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澳洲幸运10开奖官网
        <cite id="xp1x7"></cite><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var id="xp1x7"></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cite>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menuitem id="xp1x7"></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xp1x7"></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noframes id="xp1x7"><progress id="xp1x7"><dl id="xp1x7"></dl></progress>
        <cite id="xp1x7"></cite><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var>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var id="xp1x7"></var>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thead id="xp1x7"></thead></video></cite>
        <cite id="xp1x7"><video id="xp1x7"><menuitem id="xp1x7"></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xp1x7"></cite>
        <var id="xp1x7"><video id="xp1x7"></video></var>
        <noframes id="xp1x7"><progress id="xp1x7"><dl id="xp1x7"></dl></progress>